国家开发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王沅:中国对外投资是新手,应配合企业做市场判断

下载泡泡糖财经APP 第一时间获知财经信息

“中国对外投资也是个新手,但在投资的过程当中,应该尊重市场,而且要配合企业,因为企业到外面的判断还是很对的,尤其金融机构在融资的时候,要配合企业做市场的判断,告诉到国别风险、地区风险。”12月8日,国家开发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王沅在“三亚财经国际论坛——全球格局变化下的应对与抉择”上表示。

王沅

国家开发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 王沅

针对网上说的中国很多投资都是国家行为,王沅表示,我觉得是把很多不同方式的资金流动都混为一谈,比如中国对非洲的对外援助,修学校、医院、图书馆、体育馆,这些不是一种商业行为,也不是非常大规模可持续的投资,只是一个外交上的方式,从数量上可以忽略不计。

以下为王沅发言实录:

王沅:我讲一下中国对外投资的这些年的变化,因为这个章节谈的是投资新变局。中国在改革开放的过程当中,投资的方式、主体、资金的流向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在80年代,我们跟外贸外资有关的基本政策是出口推动,进口替代,当时我们是一个外汇短缺的国家,当时最主要的是创造外汇,节省外汇,增大外汇储备。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,这么多年的经济增长,包括中国参加了WTO,在这个过程当中,中国实际上已经非常深度的融入了世界经济体,不仅仅是贸易,其实贸易跟投资永远是很难分开的。比如从外面来,我们叫国外的直接投资,现在我们往外投,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,包括国际上大智库的报告,都说明中国在2015年到2018年之间,这两个方向的投资都是处于世界第二位的。中国作为最主要的一个接受国和向外投资的经济主体,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,也是一个国际贸易的大国,投资每年的增长是很快的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投资的增长在习主席2013年提出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以前,投资已经发生了,只不过在这个过程当中,又贴上了一个很中国的,甚至很政治的标签,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议论。但从经济学的角度,从金融从业人员的角度来说,它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,并不是说有了一个什么口号,或者有了什么倡议,这个事情就发生了。

在中国,对外投资里面有几个非常明显,投入基础设施的比较多,就是所谓的互联互通。然后是制造业,中国的制造业走出去的也很多,制造业一个特点:一是接近于它的原材料的产地,二是接近于它的消费市场。这也都是很自然的过程,就像八、九十年代外国到中国来投资,也是用中国的劳动力、资源,接近中国的消费市场,因为中国的经济已经发展到这个阶段后,走的是同一种模式的道路,只不过方向是反的而已。

中国是一个很大的贸易国,我们经常用大家所说的行话,两头在外的经济,我们生产的东西,市场在外,但我们需要的原材料和能源,也是从外面进来的,所以中国参与对外投资,更加巩固发现你的市场,这也是势在必行的过程,所以中国的对外投资这几年增长是很快的。我原来在国家开发银行,在2004年之前,开发银行的业务85%以上是国内的,只有百分之十几是国际业务,百分之十几的国际业务,大部分都是我们到外面去融资,后来中国的外汇储备加大了,我们自己的经济活动在外头也多了,所以银行跟着我们自己的客户出去投资的活动也就增加了,而且外汇储备,像国家开发银行,也不怎么到国际市场去举债了,因为自己的外汇储备很多,如果需要外汇周转,可以到外管局用人民币资金去换汇,所以整个融资的方式发生了变化。

投资的流向,从地域的分布来看,中国到外面投资的流向,邻近国家是比较多的,比如西边的中亚、俄罗斯,南边的东盟国家。从地域的分配就能看出来,贸易关系密切的国家,中国的投资就多,贸易比较薄弱的国家,中国直接投资的就少。新兴经济体的国家比较多,发达国家比较少,比如中国跟美国的贸易关系,我们出口一些制造出来的商品,买进来有很多都是高技术,这些高技术的地方不怎么需要中国投资。能源或者原材料的大国跟中国的投资联系比较密切,最典型的是澳大利亚、南非、巴西,是中国投资很主要的集中地。

网上说中国的很多投资都是国家行为,我说是把很多不同方式的资金流动都混为一谈,比如哪个国家经济发达了,可能有一些国家的对外援助,比如中国对非洲的对外援助,修学校、医院、图书馆、体育馆,这些不是一种商业行为,也不是非常大规模可持续的投资,只是一个外交上的方式,从数量上可以忽略不计。当然在这个过程中,也有一些国家的优惠贷款,这部分也是微乎其微。比如在中亚修一条中亚两个国家(塔吉克斯坦通过乌兹别克斯坦),优贷的数量几乎修不出去塔吉克斯坦,所以让银行加入,由政府的优贷,也有商业银行的贷款,这样对借款国也有好处。周小川做央行行长的时候,在第一届“一带一路”峰会的论坛上提出一个原则:一是要用开发性金融的方式在新兴经济体当中找到融资的项目。开发性金融并不是只是开发银行,其实开发性金融机构很多,比如世界银行、亚洲开发银行、金砖银行,而且商业金融机构也可以用开发性金融机构的方式进行融资。二是融资的项目财务上要可持续。

我的结论是,中国对外投资也是个新手,但在投资的过程当中,应该尊重市场,而且要配合企业,因为企业到外面的判断还是很对的,尤其金融机构在融资的时候,要配合企业做市场的判断,告诉到国别风险、地区风险。

王沅:我特别同意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开放是双向的,我们既要对全世界开放,也要走出去,但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形势里,而且特朗普对现在的贸易体制持否定态度,但中国一直坚持多边原则,实际上是WTO的基本原则,无论是请进来还是走出去,都是适用的。所以,我们应该继续坚持市场准入,国民待遇和透明度原则,在哪儿这个都不会过时。

谢谢大家!

< ★★★ 股票、期货、期权佣金进入私人定制时代,交易量较大的投资者请联系微信:123151518 ☆☆☆ 财经信息 股票开户 证券开户 期货开户 期权开户 原始股股权投资 股市沙龙 尽在【泡泡糖财经】 ★★★ 【泡泡糖财经】popod.net 特别申明:文章来自网络,转发仅作观点分享使用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版权,请及时联系微信123151518删除;泡泡糖财经不对第三方发布的信息的真实性、准确性、完整性、时效性负责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泡泡糖财经 » 国家开发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王沅:中国对外投资是新手,应配合企业做市场判断
123151518
关注我们,每天分享更多有趣的事儿,有趣有料!
12000人已关注
赞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